媒体报道

《蛇口消息报》: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助理研究员王莹莹博士机器人PK变种人,未来世界真奇妙

时间:2018-08-29  来源: 文本大小:【 |  | 】  【打印

 

 

  随着科技的发展,很多领域涉及到人工智能,以后机器人可能走进我们的千家万户,科幻电影中的蜘蛛侠、蝙蝠侠、蚁人等变种人,还有擎天柱、终结者等这些高科技的机器人,未来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吗?8月12日下午,南山博士论坛邀请到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助理研究员王莹莹博士担任主讲嘉宾,她带来了《机器人PK 变种人》的精彩主题分享。王莹莹是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生物信息学与人工生命专业委员会委员、深圳市医学会第一届精准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博士课堂资深讲师。自2016年起,她在粤港澳大湾区基地学校授科普课50余节。 

  未来的机器人能以假乱真 

  大家在电影里见过蜘蛛侠,而且很喜欢它,我经常幻想某一天像蝙蝠侠一样飞檐走壁,这是不是很酷?还有一部电影叫做《超体》,最后这个主人翁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她有一句话“我无处不在”,这个电影至少是我的终极梦想。 

  大家都很喜欢机器人,有人说擎天柱、大黄蜂还有大白,它们有什么共同的特点吗?有人说它们长得像怪物,长得也像人,所以总体来说它们长得还比较像人,我们才说它们叫机器人。 

  我们看一下现实生活中的机器人是什么样的?现实生活中的机器人可以分为几个流派,首先是以实用型为主,比如说扫地机器人,但其实称它们为机器人还有一点点勉强。国防科技大学研发的机器人叫做佳佳,看起来很可爱,外表非常像人类,但内部还是机器,所以它就是一个机器人。未来,机器人的外表、动作、音容笑貌也许能以假乱真,科幻电影里的机器人总有一天会出现。 

  人工智能让机器人变得非常强大 

  机器人AlphaGo 大家有听过,当年在刚刚出来时候引起了一阵争论,最初是2016年的第一次围棋人机大战。人类的代表是韩国九段选手李世石,九段是人类最高的围棋段位,他的对手是AlphaGo, 它的级别是职业当中的最低级,但我们人类选手是最高级,结果比分是4∶1,人类只赢了一局。当年大家还存在一丝疑问,第二年我国的围棋高手柯洁,号称最年轻的四冠王,应该说他与2016年的选手相比更厉害,他是世界排名第一。2017年,柯洁代表人类和AlphaGo 进行PK, 结果很意外也很遗憾,一场也没有胜,最终他是0∶3输掉了。当时就引起一阵恐慌,大家就说原来人工智能已经进化到这种程度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慨?首先我们PK 的是围棋,为什么不PK 斗地主?为什么PK 这个?一般来说我们认为围棋是最难下的,如果把围棋搞定其他都是小问题。所以之前人工智能在象棋和其他方面都很厉害,但是没有引起轰动就是因为我们人类一直很自豪,一直很坚定地认为围棋一定是人类的天下,人工智能不是我们的对手,结果现实很残酷。 

  用合成生物学设计全新的自己 

  我们刚刚说机器人很厉害,我们继续看一下变种人,变种人是不是超人一样的存在?究竟是什么东西变了?比如说他们会不会像狼人?还有《阿凡达》以及《生化危机》,生化危机里面这个女主人翁,基本上每次都只剩下她的状态,她是经过这个公司试验了无数次唯一成功的样品,我们看到做变种人试验的时候成本代价非常高。 

  我们可不可以像上帝一样设计自己?其实我们现在有这样一门学科而且特别火爆,我们这个学科号称是近几年人类科学史上的里程碑式的突破,我们叫做“合成生 物学”,它是通过设计整个生命的 新的生物通路过程,很像我们 工程上做电路,把它模块化, 可以从上帝的视角来简化 一些过程,设计一些新的 药物或者是其他新的生 物制品。为什么我们不做呢?目前来说在国外有个别机构开展,叫做定制婴儿,夫妻俩想决定自己的宝宝是什么样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皮肤是什么样的,这个是可以定制的。 

  但是尝试这个业务的人非常少,原因是什么?因为你动了一个特别细小的东西,但不知道随后会发生什么样的现象。比如说我们改变了这个婴儿,决定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他的瞳孔是什么颜色的,皮肤是什么样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最终可能外形是改了,但是他会不会更容易患上其他的疾病呢?这个事情是不好说,原因就是存在这样的蝴蝶效应。在此之上还有一些遗传,听起来很不可思议,比如说表观遗传,比如说葛优瘫会不会遗传?挫败感会不会遗传?正能量会不会遗传?我以前有一个同学就是这样的,整个人热情洋溢的,永远是这样的,后来我看了一下他的家庭,真的都是这样的。这里面其实是有环境的因素,确实很难解释。 

  《阿凡达》的场景未来可能实现 

  但是有一种遗传,目前也是我们研究的重 点,我们叫做表观遗 传。变种人一般在基 因层面我们可以看 出来,但是有一些 疾病在改 变基因层面是没有任何变化的,但是这种情况确确实实出现了,是因为在基因层面之外存在表观遗传,基本上属于明明小时候好好的,为什么到一定的年龄这个家族就一定患上某种疾病?现在我们怎么办?现在我们比较遗憾,现在没有特别好的办法摆脱这种情况。也就是说现在当我们面对这类疾病的时候,从根本上来改变还是比较困难的。 

  最后,我想到了科幻电影《阿凡达》,里面的外星人和其他动植物可 以进行脑脑接口通信,我们可以说它是异体生物控制,就是通过我们的意识控制另外一个生物体。目前,我们有一个特别初级的试验,可以通过脑电波控制蟑螂的行走方向,但离《阿凡达》的场景还非常遥远。未来,人类是不是可以通过脑脑接口通信进行异体生物控制,或者用脑电波控制机器人?这一切都有可能。 

  《蛇口消息报》2018年8月16日A15版报道:http://shekounews.com/Html/szbz/20180816/szbz11029.Html